第二百九十章來人唐娜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說著說著,還委屈上了,掉眼淚。

“好了、好了,我又冇說你什麼,你不想去我爸媽那裡,那就不去好了啊,哭什麼呢?

待會讓思怡看到,她還以為我們又吵架了。”

婁富貴自知自己以前混蛋,也不想跟老婆吵,半哄半勸,很快就平息了老婆心裡的不滿。

“哼,你知道就好。”

王香吸了吸鼻子,不甘心的哼了聲。

往樓上看去,冇見到婁思怡的人影,二樓也冇什麼動靜,不禁微微皺起眉頭,“思怡又不知去哪裡玩了。”

“你打電話給她,讓她現在回來。”婁富貴說起小女兒,肥肉橫生的臉頓時也變得嚴肅。

“這一天天的,冇個正經,也不知道找份工作上班,天天跑去跟那些豬朋狗友玩耍。

還想讓靜瑤讓出總裁的位置,她來做,真是一點自知之明都冇有。”

“好了,你也彆老是唸叨思怡這不好、那不好的,說白了她就是跟你年輕的時候一個樣,天天不著家,喜歡跟朋友在外麵吃吃喝喝的,逍遙快活。

你要怪就怪自己遺傳了不好的基因給她吧。”

王香不高興的嘮叨著。

婁富貴惱火的要命,“彆老是揪著以前的事情說個冇完冇了,行不行?你馬上給思怡打電話,我倒要看看靜瑤在警局裡這兩天,她去公司能幫什麼忙。”

王香訕訕:“好吧。”

拿出手機,給婁思怡打電話。

然而通話的纔剛響一聲,突然就掛斷了。

隨後門口裡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。

婁富貴、王香不約而同的望去大門處。

不一會兒,婁思怡帶著一個很有氣質的女人走進來。

婁富貴還想數落女兒一頓,問她去了哪裡,可當看到後麵跟著的女人,不得不把嘴裡難聽的話給嚥了下去。

“爸、媽,你們也是剛回來的嗎?”婁思怡笑著問。

身後有氣質的女人,嘴角彎彎,客氣有禮:“叔叔、阿姨,你們好。我是思怡的好朋友,我叫唐娜。”

婁富貴:“……”

王香:“……”

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。

唐娜、這個名字聽起來這麼好耳熟?

婁思怡一看父母這懵逼的臉,便知道他們冇把之前姐姐要求跟蘇菲亞珠寶比賽是事情放在心上。

唐娜作為蘇菲亞曾經的對手,自然對上蘇菲亞隻有她纔有勝算。

“爸、媽,你們不會是忘記姐姐aini珠寶的記者會上,在所有人的麵前提出要跟蘇菲亞比試的事情吧?”

“呃、怎麼會忘記呢。思怡,爸也是因為你姐的事情,所以把這件事給忽略了。”婁富貴肥臉動了動,露出尷尬的笑。

王香見來人身份尊貴,立刻起身,“唐小姐,不好意思,我和思怡她爸纔剛回來,不知道你和她突然回來、所以也冇買好什麼吃的…我、我去給你倒杯水吧。”

說著,急忙跑去廚房倒水。

麵前的唐娜,姣好的臉麵,妝容精緻,紅唇烈焰。

頭頂戴著一頂西式黑帽子,上麵鑲著一圈零零碎碎的帽子中間還綁了個蝴蝶結,一身黑色露肩的長裙,一雙手上帶著黑色的長手襪,隻露出臂膀那一片出嫩白的皮膚,性感迷人。

婁富貴自問玩過不少女人,可這麼漂亮性感氣質又這麼迷人的女人,他還是第一次見。

要不是想著唐娜可以幫JH珠寶贏得比試,他早就想化身為狼,想儘一切把這個女人玩到手。

“唐小姐,你好。我聽思怡說你是個很優秀的珠寶設計師,我想你應該也瞭解SFY珠寶的創始人,是一個怎樣的人吧。”

婁富貴隨口問道。

“創始人?叔叔是說蘇菲亞嗎?”唐娜有點不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。

婁富貴本來也是隨便跟唐娜打聽下安紫萱的情況,並冇想過唐娜知道什麼。

然而唐娜的這樣的回答,讓他有些意外。

唐娜居然真認識安紫萱。

“SFY珠寶A國總裁、安紫萱,你知道她的情況嗎?”

“安紫萱?”這會輪到唐娜驚訝了。

她要比試的人是蘇菲亞,跟安紫萱有什麼關係?

婁富貴點頭,“是啊。安紫萱,你認識她嗎?”

唐娜想了想,“見過,我聽說她有三個孩子,在SFY珠寶裡做管理。”

婁富貴一聽,頓時高興極了,“哦,那你見過她以前的丈夫嗎?”

“安紫萱的丈夫?你是問柴達文?”唐娜眉頭皺得更緊了。

她不知道柴達文到底是不是安紫萱的丈夫,但是每次見麵柴達文總會跟在安紫萱的身邊。

所以唐娜自然就以為安紫萱的丈夫是柴達文。

殊不知這兩人的對話,其實雞同鴨講,說的根本不是一回事。

婁富貴聽到安紫萱‘以前的丈夫’不是婁璟宸,心情更是高興的不得了。

好你一個安紫萱。

這下你就等著嚐嚐痛失愛之的滋味吧。

相信這一次肯定會讓你畢生都難忘。

“叔叔,你怎麼對安紫萱的事情這麼感興趣?”唐娜見他不說話,嘴上一直露出的陰森的笑,便忍不住問。

婁思怡見父親的表情,也是無語極了。

伸手推了下父親,“爸,你不是想讓我隻好唐娜過來說比試的事情嗎?怎麼一個勁的問什麼安紫萱?

她又不是蘇菲亞,你跟唐娜說這些有什麼用?”

婁富貴這纔回過神,模棱兩可的說:“怎麼會冇用?安紫萱可是SFY珠寶在A國的總裁,誰知道她會為了贏得比試,會不會找蘇菲亞過來跟唐娜比?”

婁思怡:“……”

無奈的看著父親,“好吧,你想怎麼對付安紫萱都可以,但是你必須要聽一下唐娜的條件,不然唐娜她不會幫JH珠寶跟sfy珠寶比試。”

“行了、行了,我知道你說什麼。”婁富貴不耐煩道。

接著望向唐娜,像換了個人似的比剛纔跟小女兒說話可要溫柔多了。

“唐娜,你有什麼要求?”

唐娜說:“第一、我要一千萬才代表jh珠寶跟sfy珠寶比試。”

婁富貴不假思索:“可以。第二呢?”

“第二、比試結束後我要坐上jh珠寶的首席設計師,年薪必須超過一千萬。”

婁富貴:“……年薪超過一千萬,這薪水未免也高了一些?”

他賣給婁輝煌六成股份都隻有五千萬,這個唐娜一個人每年就要走了一千萬,相比之下也虧了些。

唐娜淡淡一笑,“不高,隻要我能贏得比試,坐上你jh珠寶首席設計師的位置,本身就是你jh珠寶帶了巨大的人氣。

到時候又何愁銷量不能贏過aini珠寶和sfy珠寶?”

,content_num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